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天唐锦绣
听书 - 天唐锦绣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是梦想,还是理想?

公子? / 2022-05-04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分享到:
关闭

房俊此言一出,众人心中一震,齐齐看向后边的晋王李治,果然见到这位略显青涩的皇子殿下面孔涨红,怒气勃发……

萧瑀用眼神示意李治稍安勿躁,而后蹙眉对房俊道:“陛下染疾,殿下受命主持中宫,吾等臣子自当竭诚效力、稳定局势,此刻不宜多生事端。王瘦石乃陛下身边内侍,即便有错,也当陛下稍后处置。”

房俊奇道:“陛下御驾东征之时,留守长安、受命监国的乃是东宫太子,朝野上下全力辅佐。如今太子在位,乃国之储君,正该陛下染病之时临危受命,何以由晋王主持东宫?”

言罢,他对一旁守卫偏殿门口的李君羡道:“还请李将军派人前往大慈恩寺,护送太子殿下至此,于陛下未曾转危为安之前主持大局。”

又指了指王瘦石,道:“此獠心思叵测,应对不当,速速将其打入大牢,容后审讯。”

言语坚决,不容驳斥。

殿内一众亲王、大臣面色凝重,未敢轻易表达立场。

事实上房俊之言行并没有错,无论如何此刻主持大局的都应该是太子殿下,而不是年幼的晋王,毕竟只要太子尚且在位一日,便还是帝国储君,陛下病危之际,未有名正言顺有监国之权之人。

这不仅是权力之争,亦是皇统之争。

更是道义之争。

故而即便殿内不少人心向晋王从而心中愤怒、面色难看,却也不得不压抑怒气,缄默无言。

当然,也不过隐忍一时罢了,太子注定是要废黜的,只待太子被废,所谓的皇统自然不复存在,储君之位唯有德者居之,大家齐齐发力,扶持晋王稳定储位,又有何难?

李君羡犹豫一下,挥手让身边两个心腹校尉将王瘦石押赴出去。

众人见他对房俊唯命是从,不仅心底打鼓,毕竟“百骑司”乃帝王鹰犬,李君羡如此做派,实有着太多意味……

待到王瘦石被押赴出去,一直未发声的李孝恭环视一周,沉声道:“陛下此刻尚在晕迷之中,诸位留在此地没什么用处,还请去往偏殿等候。”

他不是亲王,但宗室之内功勋第一,威望比之韩王等人更重,只不过大家却都将目光看向正中端坐的英国公李勣……

李勣颔首道:“郡王此言在理,诸位该请出去等候,吾等也好商议一番当下局势,确保万无一失。”

殿内一干亲王、大臣闻言,互视一眼,遂鱼贯而出,去往偏殿等候消息,唯有身份高贵、权重一时的大臣留下。

李泰、李治、李勣、李孝恭、萧瑀、岑文本、程咬金、刘洎、马周、李道宗、房俊等人相继入座,俱是面沉似水。

李勣平常存在感极低,但这个时候容不得他藏拙低调,率先对程咬金道:“此刻陛下晕迷,朝中难免有人心怀叵测,卢国公身负宿卫京畿之责,还请与‘百骑司’一道相互配合,确保京中安全无虞。”

程咬金与李君羡一齐起身:“末将尊令!”

而后一前一后,走出偏殿,布置防务。

关陇兵败、撤出朝堂,山东、江南两地门阀大举入朝,关东附近世家受创严重、怨声载道,十六卫历经东征、损失惨重……当下之局势繁杂错乱、纠葛牵连,可谓复杂至极,未必没有人心怀叵测、铤而走险。

李勣面容凝肃,目光从在座重臣面上一一扫过,沉声道:“此乃危机时刻,吾奉劝诸位恪尽职守、安分守己,千万勿要心怀不轨,以为可以趁此机会行下大逆不道之举措。”

李道宗蹙眉,不悦道:“英国公此言差矣,在座皆乃帝国栋梁,对陛下忠心耿耿,岂能以‘莫须有’之罪名加以怀疑申饬?该当上下一心,维系安定,静待陛下痊愈为上。”

李勣冷冷看了他一眼,淡然道:“人心不足,自古使然,江夏郡王或许心底无私,但也不能推己及人。吾不在乎背负所谓‘猜忌’‘狭隘’之名声,谁想骂就骂,但陛下苏醒之前,各部兵马必须维系原状,但凡有一丝一毫不轨之意图,便是乱臣贼子,必诛之!”

李道宗打个哈哈,不再言语。

他素来看不上李勣,两人不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不过此刻李勣说话虽然难听,但也的确是事实,便不跟他一般见识了……

房俊看向李治,问道:“可曾通知太子殿下?”

李治颔首,道:“自然,本王听闻父皇晕厥,赶到宫内第一时间便通知诸位亲王,而后才是朝中大臣。”

房俊不解:“那太子殿下为何此刻仍然未至?”

李治不满,盯着房俊道:“越国公之意,可是怀疑本王假公济私,向太子哥哥隐瞒消息?”

殿上诸人沉默相对。

按说,陛下骤然晕厥,显然身体问题极大,醒不过来的可能的确是存在的。这个时候对储位志在必得的晋王殿下故意向太子隐瞒消息,一旦陛下出现意外之后开始争储,也不是没可能。

但这种事除非是太子或晋王任何争储一方的死党,旁人即便站队,也不可能揪着这个问题不放。

太过忌讳……

房俊摇头,道:“微臣没这么说,殿下自然兄友弟恭、光风霁月,但麾下难免有些人隐私龌蹉、曲意逢迎,暗地里以下作之手段逐天下之宝器。倒也说不上对错,人不为己、天诛地灭,但长此以往,必将殿下之名声玷污得一塌糊涂,还望殿下时刻警醒,勿要被奸佞所乘,致使一世英名尽丧。”

这话打击面太大,包括萧瑀在内几乎所有支持晋王的人都面色难看。

任谁也不想背负一个奸佞之名日后被载入史册之中……

李治心中怒火愈炽,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退缩半步,必须替麾下拥趸张目,否则对于自己威望之打击甚大。

正欲反唇相讥,忽然内侍总管王德自外头快步而入:“太子殿下到了!”

随即,一身常服、面容焦急的李承乾随即进入,先是目光张望一圈,继而颤声道:“父皇眼下状况如何?”

殿内众人齐齐起身,见礼。

李承乾忙回礼:“诸位不必多礼。”

三步并做两步走到李泰、李治身边,握住两个弟弟的手,目光之中满是焦急:“父皇怎样了?”

李治瞬间红了眼圈,哽噎道:“御医正在内堂诊治,但尚未苏醒……”

李泰也道:“情况紧急,待御医出来之后才知。”

李承乾闻言,泪如雨下,泣不成声。

众人好一顿劝慰,方才止住眼泪与李泰、李治坐在椅子上,神情依旧悲戚焦急……

萧瑀顿了顿,问道:“殿下于大慈恩寺内为文德皇后祈福,按理距离太极宫并不远,为何更远的魏王殿下已经到了好一会儿,殿下却晚了一步?可是有人故意拖延时间前去通知?若是如此,当治其死罪!”

殿内众人目光复杂,这话听上去好像呼应方才房俊之言,怀疑晋王故意拖延消息不予告知,但更深一层,却是故意点出如今的太子殿下已经不是当初受命监国之时的皇储,已然淡出帝国权力核心之外,连陛下晕厥这等天大之事,都是后知后觉……

这对于太子声望之打击尤其巨大。

至于晋王也有拖延通知消息之嫌疑……实在是太多借口可以转圜遮掩了。

果不其然,萧瑀话声刚落,李治已经气愤道:“必然是王瘦石这个阉竖暗藏机心、狗胆包天,故意拖延通知太子哥哥,简直该死!太子哥哥放心,待到父皇醒来,吾定然向父皇狠狠告他一状,决不轻饶!”

几位大臣扯了扯嘴角,目光有些玩味。

才发现素来温润和善的晋王殿下居然也是一个腹黑……若是连王瘦石这样陛下身边的内侍都故意给太子使坏,岂不更说明太子地位骤减、愈发比不得晋王?

这个时候,大家目光反倒聚集到李泰身上,相对于晋王才思敏捷、咄咄逼人,太子身负大义、皇储之名,这位素来名声响亮的魏王殿下显得过于沉寂,好似完全落后……

然而李泰又岂是省油的灯?

面对两个兄弟唇枪舌剑、相持不下,他一言不发,满脸悲戚的扭头看着内堂门口,直到看见有人自内堂出来,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先是悲呼一声“父皇”,待到看清乃是几名御医,忙上前握住御医的手,焦急关切之情溢于言表:“几位御医,父皇如何了?”

殿内众人急忙起身围拢过去,一迭声询问,但已经被魏王抢了先,显得所有人都以魏王为主……

被魏王握住手的老御医须发皆白、仙风道骨,虽然一脸疲累,但似乎感受到魏王殿下孝心,温言道:“殿下毋须担忧,陛下只是积劳成疾、损及根元,故而一时血脉不畅、经络受阻,故而晕厥,现在已经醒来,往后只需用心调养,并无大碍……”

然而他话音未落,但听的魏王身后响起一声悲呼“父皇!”,只见晋王殿下身姿矫健一个箭步便窜进内堂,吓了几个御医一大跳。

老御医感慨道:“几位殿下当真是孝心至诚,天可怜见!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启智小说网(chinataxweb.com)】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